我看张广天《杜甫》
 
 
 
 
张广天的《杜甫》,一定是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的,如果你带着期盼进场,估计会倒抽一口冷气,不知道张导这次卖的什么药,问题是这药有没有毒?还记得他曾经微博上的简介是“张导张导,捣乱的捣”,不禁会心一笑。支离破碎的情节就像那些支离破碎的瓷器,如果你想看杜甫的生平杜甫的故事杜甫的八卦小传,那张导绝对让你希望落空,观众只有在女鬼紫玉那段稍微得到了点心理安慰,但紧接着的噪音之后又是男演员的长时间静默,又让绝大多数观众摸不着头脑,退场的退场,拍手的拍手,叫嚣着“下去吧”的也有,你看着这些抓耳挠腮按耐不住的人们,突然感觉这台下活脱脱就是一出戏啊!台上的人看着台下,台下的人也看着台上,两方对峙不下,最后,男演员拿起酒杯喝了口酒走下了舞台,那几分钟的静默何等精彩,杜甫要说的要表达的全在里面,可惜对牛弹琴,不懂的依旧不懂,懂的也全懂了。
张广天是有自己的美学体系的,有时候我觉得他就像中国的布莱希特,在一片未被开垦过的荒地上生生掘出一条道来,想想那些跟他同龄的人,谁还有他这样的勇气和精神去做实验?商业化的商业化,搞研究的搞研究,还在前线奋战的好像真不多,而挑战观众这件事也不是谁都能说到做到的。在这个过程中,张广天形成了他自己独特的语汇和风格,你一看就知道是他,没有其他人会成为第二个他,学也学不来学不像,他也不会成为其他任何一个人,他就是他自己。就像他的诗集一样,一本设计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书,黄色封面,上面只有标题《板歌》,张广天著和作家出版社几个小字,反过来一看,39元,有人就纳闷了,这么本丝毫没有“设计感”和“审美”的书居然卖到39块?疯了吧?但是你翻开从第一页开始,直到读完整本书的每一个字,你突然醍醐灌顶,体悟到他的美学风格远远不止39这个数字。《杜甫》也是这样一出戏,嬉笑怒骂癫狂绝美,你需要整整一个晚上的沉淀才能嚼出点滋味,而这种滋味就像酒,越沉越香。杜甫的模样,在虚与实之间,在沉默与癫狂之间,在中西合璧之间,越来越清晰了。印象最深刻的,是戏里用了两首西方诗人的诗,一首布洛茨基的《黑马》,一首波德莱尔的《酒》,一个写时代的黑暗,一个写狂欢。张导将杜甫放在一个宇宙性的场域里,和西方诗人进行了一场跨越时间和空间的对话。
洋洋洒洒写了这么篇观后感,也仅是观后感,连评论都算不上,本人才疏学浅,理论知识更是一窍不通,而且我觉得,任何艺术作品用理论化的文字分析了一通,就全无了趣味,所以,还是请大家去剧场观赏这部与众不同的《杜甫》吧!